关于“界面”的一些思考

2012-10-19 14:53

周二做完关于Interface的presentation,到现在才有心思整理一下思路。

这个presentation是关于Lev Manovich的《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》第二章——Interface。我在三人组里负责的是最后一部分,也就是展望未来的界面将会如何发展。书中对于传统的屏幕,也就是Screenspace以及VR有非常详尽的探讨,但看完整个章节,里面滔滔不绝的只是在讲述界面作为信息的表述形式,除了鼠标键盘基本没提到过其他的输入方式,所以我们决定把重点放在信息的输入及交互上。

第一第二位组员讲了关于内容和表现形式(使用了灵魂和肉体的比喻)、界面的重要性和意义、除了鼠标键盘的一些其他输入方式(Kinect的人体追踪、Siri的语音智能互动)。

交给我之后的第三部分,我当然是按照惯例开始鬼扯,讲的是未来的界面将会如何。由于只有10分钟不能扯太远,我只讲了AR显示和神经连接两种“可能性”。

more


AR举的是Google Glasses和电视剧Black Mirror第三集里的眼睛内置显示器的例子,我认为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,运算设备的小型化、电池能量密度的上升、以及ubiquitous computing概念的普及,计算设备必将成为人体的一部分……这个“成为人体的一部分”不一定是指像科幻里那样在身上植入各种机械器官,其实说起来只要你戴眼镜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就算是个cyborg——脱了眼镜你就没法真切的观察世界,眼镜这种设备早已成为很多人类每日装备的能力强化设备……只不过大家一般不会把它与cyborg这个概念真的联系起来而已。

有点跑题了,AR显示,嗯。AR的全称是Augmented Reality,简单的说就是在真实世界上加上一些计算机生成的虚拟物体,达到“增强”现实这一目的。AR随身显示设备(基本上我是以Google Glasses为模版来说的)比起传统电脑而言,优势在于:可以即时抓取使用者的视野作为信息输入,结合强大的因特网和图像识别技术,它可以变得非常非常强大;另一个方面就是语音、地理位置信息等等多种输入方式(这些智能手机已经有了,不赘述),让这个呆在我们眼角上的设备也像人类一样能够“看”、“听”、“说”以及“思考”。

AR显示比起电脑屏幕而言,它没有明显的边框。无论多么3D多么栩栩如生,对电脑屏幕而言框框之内就是它的全部;而激光投影进瞳孔的AR技术与之不同,你的视野即为它的边界,你看到的增强世界再不会像屏幕中的虚拟世界那样,每时每刻都在对你的大脑大喊“看我!我是方的!我是平面的飞机场!你看到的3D电影都是假的!”

不过万事都不是完美的,相对地如此方便的设备也一定会产生隐私方面的问题。试想,你每天看到的每一个画面除了你以外,还有一个不会遗忘、并且时时刻刻连接网络的机械幽灵观察着,如果世上真的有“ghost in the machine”,或是政府机关透过这些装置进行监控……细思恐极。

神经连接,现阶段我们还只能做到读取EEG,而且拿到的数据很不准确。不过总有一天,神经接口会逐渐成熟,我们可以绕过视觉上的复杂界面,直接以神经信号与计算机进行沟通。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在这种万能人机界面的帮助下也变得超级轻松:两个人从此不用脸红脖子粗争吵几个小时,只要这边压缩一下想法,上传给对方,那边解压缩一下……叮咚!理解万岁!语言这种效率低下还具有多重含义的低级编码,玩儿蛋去吧!从此动画系的同学们再也不用通宵熬夜苦逼建模,一边喝咖啡一边等电脑慢慢一帧一帧render了……只要脑子里想象一下,传上电脑,一部史诗巨制就完成了。

这就是乌托邦么?若是人人之间的交流完全依赖电脑编码直接思维交换,语言和文字也许就会逐渐萎缩退化,取而代之的则是各式各样的硬盘、记忆卡,甚至是科幻中的各种“Memory Shard”,诗、歌等等依赖于语言和文字的艺术形式也将不复存在……不过说不定也会有新的艺术形式产生取而代之呢?

另外既然可以依靠想象直接拍电影,那么看电影大概也就是往脑子里下载一部电影这样吧,下载的速度就是看电影的速度……从此电影艺术大概也将不复存在了吧?Cinematic pleasure的一大基础就是观众坐在观众席上被动接受,任由镜头带着跳来跳去,享受这种无助的快感。要是10分钟下载完一部电影,想快进看就快进看,想慢动作看就慢动作看,跳到最后先看结尾也行……电影君一定会被羞辱得自我删除吧?

嗯还有隐私,如果人与机器之间有这样一条万能的高速公路,那么黑客攻克了你的随身电脑,岂不是就能从根本上控制你的记忆,你的思维了?人之所以为人,也就是因为人有“灵魂”,所谓灵魂差不多也就是由你的经历和思维方式所组成的,而这两样无外乎就是记忆……又一个细思恐极。


总之扯淡完了,最后我觉得《The language of new media》里提到的一些观点非常有趣:

传统的纸质媒体永远是线性的——你不翻开这一页就无法看下一页;

而新媒体,也就是电脑的世界中,数据是存放在RAM里的,所有的数据都是平等、平行、可以被随机存取的,没有“顺序”这一说法;

“超链接”也让网页页面之间的层级关系变为平等关系——因为你可以从任意页面超链接到任意的页面,甚至可以链接回本身;

HTML,Hyper Text Markup Language,它使传统的文字页面(书里有时还有插图)变为了各种不同种类的媒体的混合物:文字、图像、视频、互动游戏等等……

对于生长在计算机时代的人来说,电脑界面的概念我们非常熟悉,但正因为这种熟悉导致很难用这种陌生、外行、不带有任何“理所当然”的想法对它进行思考。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因身在此山中”,的确不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