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中的那些食物(干脆这篇改名叫菜谱算了)

2012-10-21 15:40

很奇怪,我记性不好,常常会忘记事情,但有时候看到某些东西,回忆又不由自主涌上来。我常常在抛弃过去,过去却从未离我而去(我虐回忆千百遍,回忆待我如初恋)

昨天讲起煎饼果子,今天一早起来就看到马亲王关于煎饼果子报复社会的微博,脑子里浮现出久违了的煎饼果子味道,鬼使神差的翻出了以前没看完的《味蕾记得我爱你》看了几页,一大波记忆开始复苏。本人语文学得不好,只能想到什么写什么,看不懂勿怪。


懵懂时期:

小时候在天津,什么麻花啊包子啊的印象都没有煎饼果子深刻,一勺儿面糊用刮片娴熟的兜一圈,再用刮片轻轻一敲鸡蛋一分为二,再刮上两圈,面饼上就糊上了一层白嫩嫩的鸡蛋,抹上面酱撒上葱花,最后放上油条或是那种脆脆的炸面片(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),铲子绕着面饼边上划一圈,一卷一折,煎饼果子就好了。一口咬下去那种甜面酱混合着鸡蛋葱香的味道,加上软软面皮和酥脆内里的对比,至今难忘。

牛肉拉面,记得小时候在天津有时会去吃牛肉拉面。那时候无比好奇那个端面出来的窗口后面的“啪啪”声,扒上去看到了里面师傅把面团越拉越长的过程,对幼小的我无比震撼。还记得那时候的牛肉拉面,面多,肉足,还便宜,吃的那叫一个幸福。


蛮荒时期:

后来去了江西,那地方还算是比较乡下,常常可以看到很多小农田什么的,那时候小,大概是认为田里长的东西拿了也不能算是偷,反正经常和同学一起跑去偷吃。还记得那时候偷挖的红薯胡萝卜还有偷摘的蚕豆什么的,每人抱着一堆跑到空地上,在泥土地面上挖出一个简陋的小坑,然后把周围的枯枝落叶席卷一空扔到坑里,划一根火柴点燃篝火后,红薯胡萝卜什么的往坑里一扔就不管了玩去。枯枝败叶的火力并不持久,但也能烧好一阵子,等火渐渐灭了之后就到了瓜分战利品的时候。红薯自然不怎么怕火烧,掀开焦黑的皮一股热气,底下就是金黄甘甜的肉,胡萝卜具体不记得了,反正去掉烧焦的表层里面的芯子烤的很好吃,蚕豆由于是连豆荚一起扔进去的,里面的豆子完全没有焦掉,甜甜的非常好吃。后来住到了城市里,再也没有这样吃过。


宿舍时期:

在上海高中时有段时间住校,每天晚自习结束后都会很饿,就跑去隔着学校栅栏召唤对面小卖部老板买泡面拿回寝室吃。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每天买,不过每天肚子都会饿这没办法,再加上面一泡起味道出来,那些高估自己定力没买面的同学也坐不住了,于是就会腆着脸拿着自己的碗和叉子都上一圈,每个人碗里叉出一叉子的面,凑出大半碗面来填个肚子。这事寝室里每个人都干过。

冠生园的压缩饼干,记得当时有次偶然看到超市里有卖这玩意,真空包装,跟板砖一样硬。搞了一大板背去学校宿舍,立马被哥们奉为神物:吃一块不饿,吃两块微撑,堪称是饥荒的宿舍中镇舍之宝。味道只能说是一般般,但在饥饿的时候咬一大口嚼嚼咽下去的那种满足感,堪称是美味。


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时期:

到了香港,住校期间基本上都是吃食堂,难得有时心血来潮搞点小东西吃吃(比如糖葫芦)。毕业之后和同学租房子住了一年,有了自己的厨房当然要自己多动手,于是这一年厨艺算是有所长进。不过由于我比较懒(一般大家都是各烧各的,一个人吃饭不好烧多),不喜欢搞太多的辅料,材料也是看到什么买什么,所以吃的比较随便……不过红烧肉必须偶尔吃一回,满足一下“肉欲”的。红烧肉这玩意,说复杂可以做的很复杂,简单说来也就是五花肉、酱油、盐、糖,有时加一点白酒会更好。先把肉切成小块焯一下去除血沫,捞出来,开中火把锅里用一点点油抹一层,把逼掉水的肉块放进去,放些糖提肉味,酱油啊盐什么的适量就行,这样先稍微拌炒一下让材料混合之后,倒些水进去没过肉块,改成小火慢慢熬到水差不多收干,将近收干水的时候把肉和汁拌匀,同时也防止黏底,看看差不多就可以出锅上菜了。

另外还有用电饭煲做饭的懒人煲饭,不像炒饭那样饭黏在锅底洗锅麻烦,也没有那么多油。拿些蔬菜(随便)切丝,一些肉(火腿也好肉丝也好)也切丝,在碗里打个蛋,先把蛋在锅里炒成蛋花,把蔬菜和肉扔进去炒得差不多时就行了,等饭在电饭煲里快煮熟时打开电饭煲把刚才炒的东西一股脑倒进去,用筷子拌匀之后盖子一合,大功告成了,洗锅去。饭煮好之后也可以多等它保温一会,让味道沁进饭去,总之是很适合懒人的饭。

对了还有南瓜,削去皮掏掉籽之后切成块,拿个锅里抹上油,把南瓜块扔进去盖上,小火往那里一扔就不用管了,半小时后回来看看软没软,软了就是好了,撒上半勺盐拌匀调味就好了,可以直接盖浇在饭上,甜甜软软的很好吃(很方便)。

糖醋藕片,这个也是某次突然回想起来然后就去买来做了的。要嫩一些的藕,洗干净削皮切薄片,先用水焯一下去掉表面的淀粉,这样一会炒的时候就不会互相粘连,捞出来滤干水,锅里放一点点油,放糖和醋(醋的量比我想象中要多挺多的,一开始没放够,追加了之后才差不多),下藕片翻炒让它沾满糖醋汁,因为藕片表面的淀粉被洗掉了所以最好勾一点芡增加汁的浓度,稍微收一下水就可以出锅了。酸酸甜甜很好吃。

盐焗猪心,这个也简单,取猪心一个,剖开清洗干净,拿锅子一只把猪心用盐埋在里面小火慢慢焖,然后扒开盐壳,一股咸香的味道扑鼻而来。这种焗法烧出来的东西比较干,也比较香,但块儿不能太小,否则会太咸。

馒头,什么时候学会揉面的我也不记得了,反正就这么会了。面粉加一点点盐、酵母和水揉成面团,这过程说难也不难,但绝对不简单。要把面粉中间压出一个窝窝,加一些水,把边上的面粉往中间拢,然后用手逐渐搅动,让它们混合成一些小小的湿润面片,慢慢把这些面片糅合成一大团,再逐渐揉出韧性。放在比较温暖的环境下等一段时间,面团会慢慢发起来,体积膨胀到原来两倍还要多,不过不要发过头,会有酸味,就算用碱调回来味道也不对了。发好的面拿出来再揉一揉搓条切成馒头块,等它再发大一点就能上蒸笼蒸了。记得我还给我妹做过用剪刀剪出小刺的刺猬、小白兔什么的,那时她还很小呢,估计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吧? 自己和的面,自己做的馒头,一屉从蒸笼出来,一掰开里面冒着白气,没有那么雪白无暇,但异样的甜美。

面疙瘩汤,这个不知道是哪里的特色菜,总之我们家里会做。面疙瘩,其实差不多就是和面初期的那些面片儿,和面时水放少一些,专门和出这种面片儿来,然后做汤,其实我感觉差不多什么汤都行,当然有蛋花是最好了,把面片放进滚开的汤里搅拌煮熟,面片儿表面的散面粉会逐渐煮化在汤里,自动就勾芡了。做出来的疙瘩汤更浓稠,一口喝下去。又饱又暖。

煎饺。超市买来的速冻饺子不用化冻,弄分散了就好。锅里抹上油开中火,把饺子一个一个摆上去把底面稍微煎一煎,让它有点硬度,之后半掩上锅盖,往里面倒一点开水再盖上锅盖,让蒸汽在锅内循环,等个5-7分钟左右之后开盖让水分蒸发,等水跑得差不多了之后,斜着锅底转一转,借助锅底剩余的那一点油再把饺子底面煎一煎,就可以起锅了。这样吃起来比煮的饺子块,而且香一些,不过油比较多这没办法。

熬猪油。前几个月家里买了一大堆土猪肉,这里分分那里分分也就差不多了,不过肥肉还是剩了一大堆下来,后来干脆把肥肉全部切块,熬猪油。把肥肉块儿放进炒锅,加一些水促进传热,然后一直烧着就行了,水会逐渐蒸发,同时肥肉会出油,等到没水了就就油泡着肥肉继续榨油了。等到油出干净之后还可以稍微等一等,让猪油渣炸的更香一点。这种太过油腻的东西我不是非常嗜好,不过表弟和表哥他们在熬油期间倒是多次溜进厨房偷油渣吃来着……


仔细想想,从小到大我都保持了把饭吃干净的习惯,在家里我还有个“垃圾桶”的称号,因为每次我都会把盘子扫干净,妹妹小时候吃饭剩下,我也会随手拿过来吃完……不过哥哥弟弟妹妹他们全都没这习惯。

也许是因为他们都不会做饭?或者说是不明白这种对食物、对劳动的感激之心吧?


写了这么多,忽然觉得……如果你有愿意给你做饭、愿意微笑着看你吃饭的人,那么你无疑是幸福的,请务必好好珍惜他/她


标签: diy 料理